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癌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抗癌圈 门户 抗癌必懂 查看内容

肝癌最新治疗进展,坚持下去,一切皆有可能(2018/11)

2018-11-20 23:04| 发布者: 肿瘤科王大夫| 查看: 23849| 评论: 0

肝癌最新治疗进展,坚持下去,一切皆有可能(2018/11)

         多年来,肝癌因为发病隐匿,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生存期短,一直被称为“癌中之王”,肝癌患者绝大部分发现时已经失去了手术根治的机会,生存期大多不超过1年,所以,对于晚期肝癌的治疗,不只是患者,医学界也迫切希望能有新的药物和新的治疗方法问世,早日终止肝癌疯狂的脚步。

        事实上 ,近些年肝癌领域确实也有了很大的进展,尤其在最火爆的靶向治疗方面,很多很多关于肝癌治疗临床实验也在进行中,目前不少最新的实验数据在陆续公布,一些被证实有效的靶向药物也陆续上市。

       据统计数字表明,截至2018年5月,肝癌领域共有399项新药临床实验,其中处于1期的临床实验有176项,处于2期的有152项,3期的有71项,新药的研发主要集中在美国、中国和法国,前五位的国家分别是:美国183项,中国大陆117项,法国42项,中国台湾42项和韩国37项。

看一看目前治疗肝癌或在研的靶向药物:

一、索拉菲尼,近10年的地位无药撼动

甲磺酸索拉菲尼(多吉美)是一种新型多靶点抗肿瘤药,通过阻断RAF/MEK/ERK介导的细胞信号传导通路直接抑制肿瘤细胞的增殖,还可以通过抑制VEGF和FDGF受体阻断肿瘤新生血管的形成,从而直接或间接的抑制肿瘤细胞的增长。

通俗来讲,索拉菲尼即可以直接抑制肿瘤细胞的增长,又可以抑制肿瘤的血管生成间接抑制肿瘤,属于双管齐下的抗肿瘤药物,最初批准用于晚期肾细胞癌。

后续的临床实验证实索拉菲尼对肝细胞癌有着一定的抑制作用,能明显延长晚期肝癌的生存时间,有效阻止病情的恶化,因此,在2007年11月索拉菲尼被美国FDA批准用于晚期肝癌,2008年6月,我国食药管理局也批准了索拉菲尼适用于晚期不可切除的肝癌患者。

索拉菲尼也因此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治疗肝癌的靶向药物,在此后的近十年里,索拉菲尼一直是肝癌靶向治疗无可替代的“孤药“。

二、瑞格菲尼,2017年4月获批用于肝癌的二线治疗

瑞格菲尼是一种多激酶抑制剂,通过抑制多种促进肿瘤增长的蛋白质激酶,靶向作用于肿瘤细胞的生长以及肿瘤新生血管的增殖,从而达到抑制肿瘤的目的。

瑞格菲尼相较索拉菲尼,其实变化并不大,它是在索拉菲尼分子式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苯环上的F原子,但就是这样一个优化,拜尔公司整整开发了12年,F原子的添加,极大的优化了瑞格菲尼的生物活性,让瑞格菲尼在降低使用剂量的同时大大增加了疗效。

瑞格菲尼批准的适应症包括晚期转移性结直肠癌,胃肠道间质瘤。

因瑞格菲尼在肝癌领域里显示出的良好抗肿瘤作用,2017年4月,美国FDA批准瑞格菲尼用于索拉菲尼治疗后仍然进展的肝癌的二线治疗。至此,治疗晚期肝癌的第二个靶向药物获批上市,但未能取代索拉菲尼成为治疗肝癌的一线药物。

三、乐伐替尼,2018年8月获批一线治疗晚期肝癌

乐伐替尼是日本卫材公司和默沙东联合研制的多靶点抑制剂,于2015年2月13日美国FDA批准上市,用于难治性甲状腺癌及肾癌的二线治治疗。2018年8月,美国FDA和欧洲批准乐伐替尼用于肝癌的一线治疗,在三期临床实验中,与索拉菲尼相比,乐伐替尼对晚期肝癌的治疗效果、中位生存期具有非劣效性,这也是FDA在过去十年来首个批准用于肝癌一线治疗的靶向药物。

目前乐伐替尼已获批进入中国市场。


四、卡博替尼,2018年11月15日在欧洲获批治疗晚期肝癌

2018年11月15日(法国时间)欧洲委员会批准卡博替尼用于治疗既往索拉菲尼治疗失败的肝癌晚期患者。实验数据表明,和安慰剂相比,卡博替尼组的总生存期明显延长。

卡博替尼于2012年自美国上市,获批用于转移性甲状腺髓样癌,2017年获FDA批准用于晚期肾癌的一线治疗。

2018年5月,美国FDA接受了卡博替尼作为晚期晚期肝癌治疗药物的补充申请,有望在2019年1月获批。


五、雷莫芦单抗,抗血管药物二线治疗晚期肝癌的有效性

在2018年11月刚刚结束的第69界美国肝病年会上,西班牙巴塞罗那医院肝病研究所公布的数据,索拉菲尼治疗进展后应用雷莫卢单抗治疗的3期临床实验中,与安慰组相比较,雷莫卢单抗组明显改善了患者的中位生存期(8.1个月vs5.0个月)。综合汇总分析提示,雷莫卢单抗作为接受过索拉菲尼治疗后进展和AFP≥400ng/ml的肝癌患者的二线治疗药物,有着良好的安全性和显著的临床获益。

六、免疫治疗领域PD-1单抗:2017年9月O药获批用于晚期肝癌

目前免疫治疗只有O药(nivolumab 纳武利优单抗)获批用于接受过索拉菲尼治疗的晚期肝癌患者,临床实验研究结果显示客观有效率达14.3%,中位持续有效时长达9.9个月。另一款免疫治疗药物K药(pembrolizumab 帕博利珠单抗)在今年7月获得了治疗肝癌的优先评审资格,有望在2018年底前获批。


七、我国自主研发的PD-1单抗:卡瑞利珠单抗(SHR-1210)

在2018年的欧洲肿瘤学会年会上,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八一医院的秦叔逵教授口头报告了我国自主研发的PD-1单抗卡瑞利珠单抗(SHR-1210)的2期临床研究结果。

与欧美国家相比,我国80%的肝癌源于乙肝(HBV)感染,所以,我国的肝癌流行特征、分子生物学行为及疗效预后等方面具有高度的异质性,与欧美乃至日本的肝癌都有所不同。所以,卡瑞利珠单抗的研究更是基于我国的实际情况,入组的患者合并乙肝感染的比例更高,更符合我国的国情,是一项具有中国特色、全球样本量最大的PD-1抑制剂用于晚期肝癌的二线治疗研究,由秦叔逵教授和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任正刚教授牵头主研。

从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卡瑞利珠单抗取得了与同类药物相近的疗效(纳武利优单抗ORR14.3%,帕博利珠单抗ORR为16.3%),效果可靠,副作用可控。

八、阿帕替尼,国产抗血管药物联合治疗晚期肝癌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2018年年会中国研究表明,阿帕替尼联合经肝动脉化疗栓塞术(TACE)治疗肝癌肺转移疗效突出,有望成为治疗肝癌肺转移的一线治疗方案;另外阿帕替尼联合国产PD-1抑制剂卡瑞利珠单抗治疗晚期肝癌的初步临床研究,也让人看到了令人鼓舞的临床疗效,临床缓解率(ORR)达到了43.8%。

九、研究中的雷替利珠单抗

百济神州在研的PD-1抑制剂雷替利珠单抗(Tislelizumab)单药及联合用于晚期肝癌的研究也正在进行。


目前,肝癌的在研药物在世界各地有很多很多,新药层出不穷,每一种药物或治疗方法的问世,都会使肝癌的治疗向前推进一步,到目前为止,晚期肝癌的靶向治疗已经由索拉非尼的“孤药”拓展到很多可以选择的地步。医学上日新月异,不得不说,坚持下去,保不准哪天就会有奇迹出现啊。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抗癌圈论坛  

GMT+8, 2019-5-19 14:48 , Processed in 0.05246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